注册 登录

马蔚华谈影响力投资,呼吁企业家携手共创高质量发展

阅读量:  发布时间:2019-05-05
       2019年4月28日下午,以“高质量创造美好生活”为主题的2019年深圳市质量强市促进大会暨质量强市建设年度盛典在市民中心举行。招商银行原行长、现任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处特别顾问、深圳市质量强市促进会会长、深圳市质量强市推进联盟主席马蔚华在会上就“影响力投资与高质量发展”做了专题演讲。现根据其演讲现场演讲录音,整理成文,以飨读者。


 

演讲题目:影响力投资与高质量发展

演讲者:马蔚华

 

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

       刚才我们表彰了深圳质量强市的这些企业代表和企业家,我觉得他们都是我们深圳质量战线的璀璨明星。正是由于他们的共同努力,使我们深圳质量强市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也正是由于大家的共同努力,我们深圳才从“深圳速度”成功地迈向“深圳质量”,现在我们又在深圳高质量的发展中继续前进。

       那么,什么叫高质量的发展?我认为是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既有经济的效益,又有社会的效益。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现在在推进一种新的投资理念,这个理念叫“影响力投资”。大家都知道,追求高质量的增长,是当代所有国家都努力追求的一个目标。过去这20年,由于经济革命、科技革命、金融创新、资本市场全球化,经济发展得很快,财富积聚也很迅速。去年,苹果的市值超过了1万亿美元,后来亚马逊也达到了1万亿美元。1万亿美元是什么概念?相当于印度尼西亚的国民生产总值,可以说富可敌国。我们国内的阿里巴巴和腾讯,它们的市值都曾跃升到了5000亿美元左右,5000亿美元是什么概念?相当于马来西亚这样的国家国民生产总值。

       但我们也同时看到,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近20亿人,每天的生活费不到3.1美元,也就是说这个社会相对贫困化是越来越突出的。贫困饥饿,加上生态环境等问题,全球的可持续发展,应该充满了很多的忧患。

所以,为了解决可持续发展问题,为了解决全世界能够有一个高质量发展的问题,联合国确定了一个15年到30年的可持续发展计划,发展计划,确定了17个指标,我们把17个指标叫SDG。其中,第一个指标是无贫困,第二指标是零饥饿,第三个指标是卫生、健康和福祉等等。实现这17个指标,就实现了可持续发展。但是我们算了一笔账,新兴市场,包括中国,我们要实现这17个指标,还有3.9万亿美元的资金缺口。

       现在政府的投入和公益慈善的捐赠,全球加在一起只1.4万亿美元。我们还有巨大的缺口,这个缺口怎么办?显然光靠政府的投入,光靠全世界的慈善捐赠,可能短期内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我们换一个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我们许多问题,贫困的问题,生态的问题,都是在经济发过程中发生的。那么假如我们每一笔投资,每一笔经济行为,在它发生的时候,既考虑它的经济效益,也考虑它的社会影响力,就按照17个指标来考虑它的社会影响力。

       大家可以想象,这些缺口会越来越小;如果理想化,那几乎没有。但是我们实现理想化也是不可能的。那么如果我们现在树立这样的投资理念,我觉得实现可持续发展就大有希望!所以,我们把这样的一种投资理念就叫做可持续发展影响力投资,也就是就是一笔投资,既有正面的财务回报,又有积极的社会影响力。所谓正面的财务回报,它是投资,不是捐赠,既可以高于社会平均利润率,也可以低于社会平均利润率。它应该是公益和金融的结合。
 

       我们深圳是一个有爱心的城市,大家都乐于捐款,支持公益事业。但是从整个社会发展的角度看,单纯的捐赠,应该是解决不了社会发展中存在的这些问题的,而且它很难可持续。所以,现在全球的公益在发生变化,用公益的理念和商业的手段来解决我们的社会问题。这是公益的创新,这种投资理念得到了全球的认可。 这种理念在近三五年的时间里迅速发展,到去年年底,可能在影响力投资这个领域,大约有1万亿美元可以完成影响力投资这样的使命。所以我们认为这是符合当前全世界大家投资的理想的愿望。

       为什么影响力投资能迅速得到社会的认可?我觉得一是它符合我们公益发展的历史规律,二是符合当前人心向善、社会向善的一种大趋势。我们回顾从16世纪到今天公益慈善发展的历史,可以看到一个结论,就是一定的生产方式、一定的经济发展水平决定了公益慈善发展的形式。

       我们从中世纪宗教到封建的王室,到工业革命以后的现代基金会,都是不同的生产力水平起到了作用。今天我们到了科技创新,金融市场全球化,我们现在要想解决社会问题,就要把公益和商业结合起来,通过科技的手段完成过去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另外,这样的一种认可,也得到了资本市场的响应。在美国有一个多米尼400指数,在上市公司里选400只股票,选择这些股票的标准,就是既有正面的财务回报,也有可持续的社会影响力。(影响力是量化的,是有指标、有标准的。)在过去20年,多米尼400指数一直跑赢标普500。大家都知道,标普500在美国资本市场那是代表性的。那么说明资本市场不光唯利是图,资本市场也是向善的。

       在中国,我们还没有影响力投资的标准,我们做了一些尝试,做了一个叫“义利99指数”,从深沪300中选99只股票,既有利又有义,利就是它经济回报好,义就是它有社会影响力。在过去5年,义利99跑赢深沪300,跑赢上证50,跑赢中国几乎所有的股票指数。这说明我们中国的资本市场,也不是唯利是图,也是资本向善、社会向善。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我们关注的趋势。
 

       对社会责任这个问题大家比较熟悉,但可能对影响力投资不甚了解。我记得在本世纪初的时候,影响力投资这个概念还非常模糊,后来跨国公司把这个概念带到了中国。我记得2007年的时候,中国能够发布社会责任报告的企业只有26家,2012年后已经达到880多家。这就是人们对既有经济效益,又有社会效益的目标追求越来越明显。我们最开始在深圳推动影响力投资是两年前,当时深圳市社会组织管理局叫我给社会组织的负责人讲一讲,说预计两三百人参加,但当时报名来参加的超过1500人。 所以,中国社会各界已经在积极关注这样的一个新的投资理念。

       我觉得影响力投资符合中国的五大发展理念。五大发展理念是党的十九大提出来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影响力投资完全符合。创新,影响力投资既是公益的创新也是投资的创新。协调,我们每一个经济活动,每一笔投资,如果是经济效益好,社会影响力也好,显然它是一个最协调的投资。开放,这是个国际化的概念,许多国际影响力投资看中了中国市场,比如美国TVG要到中国要到深圳,希望和我们建一个中国第一支影响力投资的基金。开放,我们中国的投资包括一路一带,我们要推进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协同发展,推进社会责任,才会得到我们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配合支持。才外,毫无疑问,影响力投资追求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绿色是应有之义;在这方面中国是走在前面的,我们的绿色金融在全世界名列前茅,我们的绿色债券占全世界的40%;中国在杭州G20峰会上以中国为主签署了绿色金融概念。最后一个是共享,我们所做的这一切,包括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最终都是让地球让这个世界更美好,特别是要关注金字塔底部的贫困人群,我们现在正在进行反贫困斗争,也是为了解决贫困人口的生活质量问题,所以最终是让全中国全世界大家得到共享。这就是影响力投资为什么符合五大发展理念。

       同时,我觉得影响力投资也符合我们中国经济从高速发展转向高质量发展,这是一个践行的过程。习近平同志在十九大报告中强调,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怎么解决不平衡不充分?我们现在靠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们从十三五规划可以看到,为了解决这些供给和需求不平衡的问题,党中央国务院、各级政府投入了大量的力量,但是社会问题积累到现在是非常繁杂的。 特别是涉及到老百姓的,比如医疗、养老、健康、教育等等。我们在深圳体会得很深,供给不足,供需矛盾很大。所以解决这些问题,我们也不能完全光靠政府的投入,要全社会都来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得到供需缓解。怎么解决?我们现在还有一个新的概念,叫做“社会企业”。它是个企业,首先它有商业的行为,但是它是以解决社会问题为目的的。所以他就是我们要鼓励的,也是我们影响力投资要投资的标的。
 

       我经常想到管理大师德鲁克的一句话,他说所有的社会问题,只有把它变成有利可图的商业机会的时候,这些问题才能根本解决。我举两个例子,在浙江民政部门下面有一个绿康养老,是个民非企业,因为没钱,10年来它只有500张床,老年人在里面的医养价格还高。后来上海有一个影响力投资叫裕鸿资本投进去了,三年增加了1万张床位,而且把它建成了亚洲最大的一个医养的连锁店,不仅它的价格降低了,而且投资的回报也高达20%以上。 一些英国人听了都很吃惊,我也问他(上述影响力投资机构负责人)是不是弄虚作假,他解释以后我才明白,在这个领域,我们中央政府给很多优惠的政策,所以它大大的降低了成本,回报率是可观的。

       这是一个影响力投资的典型案例。还有一个例子,我刚才我说正在进行反贫困斗争,这也是联合国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内容。在过去6年,中国的贫困人口从将近1亿人减少到不到2000万人,也就是说这6年中每年减少了近1300万人,这是中国的奇迹。我们到2020年要全面消灭贫困人口,也就是两年减少2000万贫困人口。解决扶贫,又不让他们返贫,最重要的不是给他补助多少钱,而是培养他改变自己命运的能力,这叫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予渔,也是把输血变成造血,怎么办?

       从长远的观点看,要智力扶贫,教育能解决问题,那是一代又一代根本切断贫困根源的治本之策。那么眼前怎么办?产业扶贫,让他们能够有改变自己命运的产业。产业扶贫是需要条件的,最重要的条件是金融的支持。所以我们非常重视普惠金融小额信贷的作用。我们扶贫基金会上有一个普惠金融的机构叫做中和农信。在过去这十几年,它给200多个贫困县上百万贫困人口提供小额信贷,帮助他们脱贫。大家都知道,这小额信贷它得需要资本的支持。 金融有一个最重要的指标叫资本充足率,没有资本金,就没有扩大贷款的能力。那么谁给它资本金?中扶贫基金会没那么多钱,是影响力投资,来自世界著名的红杉资本、蚂蚁金服、天天向上等,这些都是影响力投资,他们不要求更高的回报,是为了解决扶贫问题,社会问题。所以这也是一个例子。

       我昨天去了一家深圳的企业,它做的是营养科学慢病治疗,从根本上改善包括糖尿病(目前全世界糖尿病是超过5亿人,中国1亿多人)在内的慢病患者的健康状况。 他们发动了几千个基层的医生,投入到慢病治疗中,我觉得这也是影响力投资。他们不是为了追求单纯的回报,而是解决整个社会的健康问题。

       我不再举更多例子了,这些例子都说明,我们要实现高质量的增长,实现解决这些不平衡不充分发展的问题,我们要和政府站在一起共同努力,我们要通过影响力投资,解决社会问题。我们的企业都可以改变自己的投资理念,加入影响力投资的行列。现在联合国也非常重视这个问题,我被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聘为中国影响力投资的特别顾问。两周以前我在纽约,联合国要成立一个影响力投资全球十人指导委员会,也邀请我加入全球十人指导委员会,要确定影响力投资的标准和评估。所以我觉得我们深圳还是非常有动力,有潜力走在前面。习近平主席有一句话叫“大道之行,天下为公”,也就是为了实现深圳,为了实现中国,为了实现全球经济和社会可持续发展,我们大家要共同努力,要让资本成为一种向善的力量。商业的本质是什么?商业要挣钱,但不是唯利是图,商业的本质就是弘扬商业文明,推动经济和社会可持续发展。企业家的精神是什么?既要有创新创业的进取心,也要有报效社会的责任感。所以我希望我们企业家大家一起为我们深圳质量,为我们经济和社会可持续发展共同努力。
       谢谢!